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首页
字体:
上 章 目 录 下 页
第一章 我爸是坂木
    玉虹市,关东地区最大的城市之一,论城市规模,仅次于它东边的金黄市。

    “啪啪啪~”

    “啪啪啪!”

    “谁啊!大早上的不知道在睡觉吗!”

    一直窝在被窝里的真木被一顿敲门声吵醒了,原本他还想着不理会一阵,对方可能就自己走开了,谁知道越敲越响。

    “敲!”

    真木有些迷迷糊糊地打算走出房间去开门,可是打开房门后稍微听了下声音传来的方向又不像是大门那里。

    真木回过头去,结果却是一只信使鸟正飞在窗户边上拼命地拍着。

    “别敲了别敲了!再敲窗户就坏了!”

    房间的窗户是可以从中间向外推开的类型,信使鸟先是往外飞了一下躲开向自己撞来的窗户,然后咻地一下挥动跟自己身体不太符合的小翅膀飞了进来。

    啪叽~

    信使鸟一只是红色的,拥有空心尾巴的类似企鹅的宝可梦。它的脸部和胸前覆盖着白色的羽毛,在眼睛上有着两三处突出的鬃毛。因为它的红白配色,真木总觉得这个小家伙的设计原型应该就是圣诞老公公。

    嗯,真木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他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穿越者。大概是在10年前穿越来到了这个宝可梦的世界,然后被他现在的父亲给收养了……顺便多了个臭弟弟。

    虽然比起弟弟,真木更喜欢妹妹,但也没办法,总不能让他现在的爹再去给他生一个吧?

    信使鸟将自己身后的小袋子放在了窗户前的桌子上,做了个擦汗的动作,然后将红色的小手伸进自己的袋子里掏呀掏。

    “哈~有什么东西要给我吗?”

    真木来到桌子前面的椅子上坐下,打了个哈欠,没什么精神地趴在了桌子上。

    “嘚利嘚利。”

    信使鸟点了点头,从自己的尾巴里掏出了一个信封,递给了真木。

    信使鸟的尾巴就是一块大布的形状,如果拎在手中或者叼在嘴里的话,就变成了袋子。

    “信?”

    真木有些疑惑,将身子坐直了些接过信封。

    里面应该不是纸质物品,摸起来有些硬硬的,真木猜测大概是卡片之类的东西。

    “好了,没你的事了小家伙,你可以走了。”

    信封上没有写寄信人的名字,也没有收信人的名字,完全就是空白的,但真木大致上可以猜到是谁寄来的。

    “嘚利。”

    信使鸟不仅没有走,还伸出小手拉了拉真木的衣袖,等真木的目光看向了它后,又指了指自己的袋子。

    “怎么,还有东西要给我吗?”

    “嘚利嘚利!”

    信使鸟生气地在桌子上又蹦又跳,就差一个麻袋直接套到真木的头上。

    “你是找我……要运费!?”

    真木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看着信使鸟。

    “嘚利。”

    听到真木的这句话后信使鸟终于算是安静了下来,满意地对真木点了点头。

    “……”

    “我爸是坂木。”

    “嘚利。”

    信使鸟两只小手插腰高傲地抬起头,一副不管你老子是谁,该给的钱不能少的样子。

    “靠,这少爷当的一点权力都没有,也太失败了吧!”

    真木骂骂咧咧地从口袋里摸索出了几个硬币扔进信使鸟的袋子里。

    结果信使鸟依然是一副不满意的样子。

    “嘚利!”(就这么点钱,打发要饭的啊?)

    真木只能再拿了几张面额比较大的钞票扔进去。

    “最后一点了啊,就这么多,爱要不要。”

    真木还将自己的衣服口袋拉出来给信使鸟看了眼。

    “嘚利。”(穷鬼。)

    信使鸟不屑地看了眼真木,然后噗嗤噗嗤地拍着翅膀飞走了。

    【我这是被鸟瞧不起了?】

    真木有些无语地看着信使鸟飞走的方向,真想抓住它的鸟腿把它拽回来教育一顿。

    送走了刚才那个小家伙,真木正打算打开信封看看里面装的是啥,放在床上枕边的通讯器就响了起来。

    “嗯,是老爸打来的吗?”

    真木只得暂时放下手中的动作,拿起通讯装置,打开的同时通讯装置的上方出现了一道虚拟屏幕。

    屏幕的正中间坐着一个中年男人,怀中抱着一只白色的猫老大,屏幕中的手不停地柔顺的猫毛上抚摸着,而猫老大似乎也非常享受这件事。

    坂木,常青市的道馆馆主,而在这个受人敬仰的身份之后,同时也是火箭队的幕后老大。

    “东西你收到了吗?”

    坂木颇具磁性的声音从通讯器中传来,视线也从怀的猫老大抬起到了注视真木的位置,仅仅只是通过通讯器,真木就有种在他面前完全隐藏不了任何想法的感觉。

    虽然就各方面而言确实早就被看光了,毕竟这位也是收养了他10年时间的父亲。

    “老爸,我们家应该挺有钱的,用不着省这点电费不开灯吧?”

    真木隔着屏幕指了指坂木所处的环境,黑漆漆的,也就勉强可以看见他的人。

    “……别给我耍贫嘴,小银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账呢,别跟我说你对这件事完全不知道。”

    “小银,他怎么了?”

    坂木口中的小银就是他的亲生儿子,同是也是真木的弟弟,其他方面都还好,就是性格有点差。不是坏,用点二次元的词汇就是属于那种典型傲娇。

    不过真木表示不在意,傲娇什么的,打一顿就好了。

    “没什么,昨天晚上那个小子留了封信就自己跑了,说是要离家出走。”

    坂木冷笑了一声,自己的这两个儿子一个比一个让他不省心,好在他也没有准备让他们继承家业发展火箭队的意思。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 章 目 录 下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