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的沉沦

首页
字体:
上 章 目 录 下 页
「夫妻的沉沦」4
    作者:gonglinshishabi。

    字数:6267。

    第四章:野外调教。

    回到爸妈的卧室,我打算把东西检查一下都放回原位,省的爸妈回来发现,

    关爸妈电脑的时候我顺手拉开了电脑桌的抽屉,发现抽屉里都是一条条的香烟,

    在拉开最下面一个抽屉的时候,我看见了一摞陈旧的档案袋,底下盖着一本日记

    本,上面沾满了灰尘,我翻开第一页,上面写道:

    主人公是一对中年夫妻,老公就具有严重的绿帽倾向,希望老婆能被我调教

    或者同时被调教,从高冷少妇变成下贱母狗。

    她出身高干家庭是家里的独女,从小养尊处优娇生惯养,是她家的掌上明珠,

    老公也听话,皮肤白晰,丰乳肥臀,却又相貌清纯中带着成熟优雅,人间尤物,

    当时已经是人妻人母,但骨子里却始终有着一颗M的心。

    当我第一次QQ看到她照片的时候,我就硬了,决定要收她为奴。她本来不

    打算找比她小的男人做主人的,但经过几个月的交流,她被我的对于SM调教的

    经验所折服,为我的那些捆绑调教的作品所吸引,被我对于社会人事的练达老成

    所震惊,决定先见一见看看感觉。

    那是北方的深秋,我提前到茶楼开好包房等她,可初次见面她却迟到了一个

    小时,还是她老公开车送她过来,当她风尘仆仆走进包间边脱大衣边笑着对我说

    抱歉的时候,我站起来走到她面前一个大耳光就狠狠抽在她脸上,命令她:贱货,

    跪下。

    她一下子蒙了,扑通一下就跪下了,我反反复复几个大耳光抽过去,命她脱

    了裤子接受惩罚,她害羞却又惊恐的把雪白的大屁股蹶在我面前,我抡起巴掌用

    力的打她的屁股,毫不怜惜,屁股打红了打肿了,她跪在那里轻声哭泣着呻吟着,

    我却惊喜的发现她阴户已经濡湿的一塌糊涂,淫水顺着阴唇流出来滴到地板上了。

    我一边羞辱她下贱,一边玩弄掇弄她的阴蒂阴唇,她屁股哆嗦着躲闪,我压

    住她的屁股,手提插进她阴道探索G点,然后就是一顿猛插猛抠,她啊的大叫一

    声就喷了,浑身哆嗦着一股一股的淫水从阴户涌出来,我还继续不停,她大声叫

    着主人主人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大声质问她,贱货叫我什么。

    一边手上不停,她哭着大声回答,主人,你是我主人,饶了母狗吧主人我错

    了饶了我吧,我又让她高潮了几波才放了她,任她光着大屁股歪着身子瘫软在地

    上,头发散乱着喘息着。我安详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屁股,欣赏着她,半晌她抬

    起头,擦干泪痕跪趴在我腿上,微笑着对我说,真好,我又认主人了。

    我笑骂,不是不找比你小的吗?现在知道怎么伺候主人吗?她羞涩的说主人

    你好狠,却主动解开我的裤子,放出我的男根用心的舔起来…此女奴最擅长口交,

    喜虐乳和鞭打,不太喜欢我操她,因为每次都操疼,每次都高潮到喷。

    其实很多女人,心底深处都有被虐或者说被驱使被命令的倾向,因为女性从

    生理角度来讲就是弱势方,被动方,只不过这种受虐倾向被隐藏的很深,没有激

    发出来罢了。

    也许是电影中的一个镜头一个场景,也许是小说中的一段描述,也许是邻居

    打架看到男的打了女人一个耳光,都可能激发出来一个女人潜藏在心底深处的奴

    性,让她突然感到无比的刺激和兴奋,下面会马上有反应会流水,会想要成为那

    个被虐的女人下面的我都记不清了。

    因为看完之后我忍不住又去厕所打了一次飞机,我知道日记是昨天那个小青

    年(也就是爸妈口中的小主人)写的,而爸妈一直还珍藏着,看日记本上的灰尘

    起码放了有一年了,而日记中记录的主人公夫妻俩显然就是我的爸爸妈妈。

    据我推测:应该是爸妈都喜欢SM游戏,而且两个都是M,这种倾向很早已

    经产生了,所以妈妈在刚进医院工作的时候就被医院的主任操了,而且是时常当

    着爸爸的面操,可能这几年断了联系,但是爸妈又找了一个年轻的主人,虽然那

    位小哥(我不知道那个青年叫什么,暂且称他小哥吧)年纪看起来也就20上下,

    但是显而易见,已经是个老练的S了。

    当然这只是我根据照片时间和日记做出的猜测,不过也应该八九不离十了吧,

    把本子放回原位,我出了门,照例去网吧玩了一会。

    唉,明天就是周五了,我还在想一个巧妙的方法明天晚上去跟踪他们,坐在

    网吧里,完全没有心思打游戏,只是在想着明晚的策略,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下

    午,才发觉已经快天黑了,于是便回到家。

    爸妈今天也按时下班,吃饭的时候爸爸还破天荒的主动给我倒了两杯白酒,

    吃过饭后我借口说头晕犯困,早早回到屋子里,躺在床上我继续思考着明天的跟

    踪计划,大概到了晚上11点钟的时候,爸爸推开卧室的门,进来走到我床前,

    我赶紧装的呼呼大睡,看见我睡得很沉,爸爸放心的关上门走了出去。临走前还

    没忘锁上我卧室的门。

    呵呵,这还难得到我么?今天上午我已经在客厅隐蔽的位置放了一个针孔摄

    像头,顺带收音功能,只不过没敢安在爸妈卧室里怕被发现。摄像头早已连接到

    我在黑市买的一款软件,可以实时监控。蒙在被子里打开手机,只见画面里:

    妈妈穿着一件丝绸的睡衣坐在沙发上摆弄着手机,两条洁白的大腿全部裸露

    在睡衣的外边。洁白如雪的光脚丫踏在性感的高跟拖鞋上,样子十分的放浪和淫

    荡。我从没见过妈妈当着我的面穿过这么性感的睡衣,平时在家里妈妈都是穿着

    十分传统甚至有些土气的睡衣。

    突然妈妈的手机屏幕一闪,是有人打电话来了,妈妈看了一眼屏幕的号码备

    注,然后对爸爸使了个眼色,接着爸妈一起跪在沙发前,妈妈这才接了起来贴到

    耳边。这难道也是调教的一种方式吗?。

    虽然主人不在身边没法监督,但爸妈似乎现在已经成了下意识的动作。

    只见妈妈跪着叩头、开口轻声说道:「小主人您好,我和绿帽老公都在家,

    听您安排。」对方说的什么我就听不到了。

    电话接了很久,我也听不太清楚妈妈在说什么,但却不时传来她淫荡的笑声,

    好象是故意在讨好电话里的男人。更令我大吃一惊的是,讲了将近一个小时后,

    妈妈回了卧室一趟,过了几分钟竟然光着身子,脖子上拴着一个狗项圈,连那双

    高跟拖鞋也没穿,赤着双脚,手机挂在胸前用耳机在接听,样子很狼狈地从房间

    里象狗一样慢慢的爬了出来。

    在客厅里整整爬了十圈,一边爬一边用非常柔顺发嗲的声音继续在和电话里

    的小哥谈笑着:「嘻嘻嘻——主人您真会戏弄人,贱货已经乖乖地按照您的命令

    在大厅里爬十圈了啦。主人您叫贱货爬,贱货我怎么敢不爬呢?」。

    可能是那男人问她被他罚在地上爬你老公有没有看到,只听我妈妈又发出一

    阵娇笑说:「当然有啊」。

    「哈哈哈——」对方发出满意的笑声,又说了句什么,只听我妈妈恭顺的答

    应着说:「是,主人。」然后就象狗一样高高地抬起右脚,在大厅上学狗撒起尿

    来。

    撒完尿,那小哥还不准她把脚放下来,妈妈只好一直抬着右脚,然后按照那

    小哥的命令,用嘴在地板上舔起了自己撒在大厅里的尿液,直到小哥让她爬进房

    间继续调教她才敢放下右脚。但仍然不许她穿衣服和鞋子,妈妈和刚才在地上爬

    时一样,光着身子,脖子上拴着一个狗项圈,阴道里还插上了一只假阳具,光着

    那对妖娆的脚。

    这时电话里的小哥命我妈妈也拔出塞在她阴道里的假阳具跪在地上把假阳具

    上的淫水舔干净,我妈妈马上照做。

    小哥在挂电话之前,又让我妈妈光着身子爬到阳台上罚跪半个小时,我妈妈

    真的很听话的光着身子在阳台上跪足了半小时。小哥让爸爸也光着身子跪趴在她

    背后,一边让妈妈罚跪,一边让爸爸在后面舔妈妈的脚。夫妻两人不敢怠慢,严

    格地执行了他们主人定下的命令,还好晚上应该没什么人,如果白天在阳台上妈

    妈早就被看光光了。

    周五转瞬就到,我去网吧照常玩了一天,晚上的时候我给妈妈打电话说我今

    晚去同学家玩,明天再回来,出人意料的是妈妈今天很快便同意了!跟我说今天

    她也要值夜班,我嘴上答应着,心里却笑了,什么值夜班,明明就是…。

    在网吧找了个包间,没办法,这种事情大庭广众下怎么能看呢,打开手机软

    件,只见爸妈坐在客厅里,好像妈妈刚刚去洗了一个澡,拿出主人给她的装备,

    她开始兴奋起来,幻想着见面的情形。

    只见妈妈拿出一件束缚衣,这件衣服是皮带式的,它在我妈妈的身体上束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 章 目 录 下 页